63091138.com演示站

时间:2018-09-07 20:11  编辑:18-45.com

等待,我们在泪水中等待。

今天,郑州新郑机场成了举国关注的地方,一双双泪眼都在默默等待,等待即将在这里缓缓降落的波音737专机,等待两位维和烈士——李磊、杨树朋回到祖国!

10天前,当那枚罪恶的火箭弹击中中国维和步兵营的装甲车——7位维和士兵和遥远的南苏丹,就成了整个国家的牵挂。人们期盼血泊中的士兵能够醒来——然而,一个紧接一个的噩耗,击碎了人们的愿望:李磊再没有醒来,杨树朋也未能醒来。

33岁的杨树朋,儿子刚满6岁,也许还不太明白失去父亲意味着什么?而刚刚在十几天前才度过了22岁生日的李磊,年轻到连爱情的滋味都还未尝过。

南苏丹维和烈士李磊(22岁)

也许是和平的岁月过得太久,从申亮亮到李磊、杨树朋,40天内3名维和士兵流血牺牲,让人们突然发现,战火竟然离我们如此之近;也许是平静的日子已经太长,当突如其来的特大洪水威胁无数城市和乡村,当在南海横行的外国军舰挑战到国家的主权,人们猛然明白,关键时候义无反顾冲在最前面,危急关头挽狂澜于即倒的,正是在平日里常常被忽略了的军人。

此时此刻,有多少十八九岁的士兵还在南方雨中的大堤上坚守,而那位在洪水中失踪的班长刘景泰,到现在还没有找到;此时此刻,我们的战舰和战机就巡航在领海领空,有多少水兵和飞行员需要随时迎击来自各方的挑衅;还有南海深处那些守卫着祖国岛礁的军人,他们不仅长年与风浪为伴,而且时时刻刻面临着种种意想不到的挑战……

35年前,我在南疆前线参加过保卫边疆的战斗,经历过一夜之间失去同一个战壕战友的那种痛楚,也感受过长年累月戍守阵地的那种孤寂,我更清楚我们的军人哪里柔软哪里脆弱。想家的日子,母亲的一句牵挂,会让我们热泪盈眶;思念的时候,女孩的一句问候,会让我们激动万分;即便穿着军装行走在大街上,陌生人一个友好的眼神,也会让我们油然间生发出作为军人的自豪。没错,军人强大而又坚强,但正因为强大所以也脆弱,正因为坚强所以也柔软,正因为付出的太多,所以更加渴望被关爱被理解,而不被理解的时候,只能大度地唱一句:“什么也不说,祖国知道我……”

南苏丹维和烈士杨树朋(33岁)

有这样一句名言:“世界在这里失去一个军人,而他母亲在这里失去的却是整个世界。”岂止是他的母亲,他的家庭失去的又何尝不是整个世界?我写过很多的军人,但是,每一次采访烈士的事迹我几乎都难以承受。今年春节,我去北疆伊木河采写牺牲在内蒙古边防线上的连长杜宏,却没有去烈士的家乡——作为父亲,我无法面对他的父母失去唯一孩子的那种痛苦,无法面对他的新婚妻子失去丈夫的那种悲怆。几天前,杜宏烈士的爱人张茜来京,握住她的手的那一刻——未曾开口,我的泪已经忍不住流下来。今天,我同样没有勇气到郑州去接李磊和树朋,我知道,我也无法面对树朋的爱人和孩子,也无法面对李磊年迈的母亲!也许,在聚光灯下,在电视镜头前,他们会强忍悲痛表现坚强,但未来的日子,他们注定还要经历一个又一个泪水浸泡的漫漫长夜。

马里维和烈士申亮亮(29岁)

牺牲无疑是崇高的,但生命同样是可贵的。无论何时何地,我们都必须珍爱每一个生命;只要有一丝希望,我们都必须守护每一个生命。1998年长江抗洪,我们反映一支部队因为长年承担防汛重任,不少官兵染上了血吸虫病,引起了高层关注,怎料,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居然表示不满;2009年“七五”事件,我们反映高温酷暑中执勤的官兵烂裆的情况,也被一个相当级别的领导认为是添乱——曾经,在一些官僚主义者的眼中,战士的生命仿佛还不如他的政绩、他的官位重要?好在,这样的一些人连同他们赖以生存的政治土壤已经成为过去。如今,习近平主席情系基层亲力亲为、关爱官兵情深意切。登战车、上战舰、攀战机……零下30多度的严寒风雪中,当习主席紧紧握住戍边战士双手的时候,那感人的一幕,感动了多少军人?那一句“今天我和你们一起执勤站岗”的温暖话语,又温暖了多少颗军人的心?今天,基层至上、官兵第一的好传统,正在一座座军营回归和光大。维和官兵负伤,军队选派最好的专家第一时间出国抢救;维和官兵牺牲,国家派出专机万里接运。在东部战区,搜寻失踪士兵刘景泰的行动已经持续了整整12个昼夜,部队下达的命令依然是:决不抛弃、决不放弃!

抗洪勇士刘景泰(22岁)

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,不依赖于强大的军队;没有一个强大的民族,不关爱自己的军人。美国的阵亡烈士纪念日,是一年之中最为隆重的节日,因为这个国家清楚:对所有服役军人都有亏欠,向这些最勇敢的人们还债,也是在对未来投资。在俄罗斯,参加过卫国战争的军人,始终是最令人尊敬的群体,因为这个民族深深懂得:一个在军人待遇上精打细算的国家,是在为下次战争赔款做准备。 

一场抗美援朝战争,无数中国军人用鲜血换来了一个崭新国度的尊严,也赢得了一个亲切的称呼:最可爱的人!然而,当战争的记忆渐渐模糊,人们似乎有意无意地疏远了军人;当市场经济的大潮澎湃而来,军人也仿佛自觉不自觉地退到了社会的后台。在一些地方和一些地区,侵犯军人和军人家庭合法权益的问题久拖不解,转业复员军人得不到合理安置的问题也时有发生。就在等待申亮亮烈士回国的日子里,我在《明年端午,你还会不会记得起申亮亮》一文中提到的那位南疆烈士的遗孀李金花,直到丈夫牺牲整整36年,才在云南边境的烈士陵园中找到了自己丈夫的墓碑,而她与儿子扫墓的路费还是向银行贷的款。英雄流血又流泪,这样的悲剧,今天决不能再发生了。因为,我们同样是一个伟大的民族、一个伟大的国家,我们不应该等到军人抛洒热血之后再去给予慷慨的礼赞,我们也决不能在战争来临的时候才想起去关爱军人。

内蒙古边防烈士杜宏(31岁)

去年“八一”前夕,杨树朋在《真正男子汉》节目中担任张丰毅、王宝强等演员的教官。这些天,这些著名影星在朋友圈发文,深情回忆与这位来自“杨根思连”的四级军士长在一起的日子,称赞他是心中的英雄,是永远的男子汉。

英雄,始终都会挺立。即使英雄的躯体会倒下,英雄的灵魂也会永远站立着——杨树朋和李磊,不正是这样的英雄吗?

泪水为英雄而流,这是悲伤的泪水,也是自豪的泪水。(作者 贾永)

云南扫雷烈士程俊辉(22岁,左一)

bte365网址_365bet比分 (http://www.zzzj888.com/xinwen/2484.html):倒下的是躯体,不倒的是灵魂

标签:

365bet比分

bte365网址_365bet比分 (http://www.zzzj888.com/xinwen/2484.html):倒下的是躯体,不倒的是灵魂